问:对不同的人而言,生死究竟意味着什么?

索达吉堪布答: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说:“天下熙熙,皆为名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举目望去,街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来来往往的目的,不外乎追求名利二者。如果他们是为了名利,那我们应该为了什么?若再进一步分析,司马迁可能就说不出来了,因为他对来世的概念一片空白,无法揭示生死的奥秘。

不管是什么人,死时都会怀有极大的恐惧,犹如待宰的活鱼在热沙中翻滚。大家应该知道,鱼类本来生活在水中,被渔夫捕获后抛在炽热的沙地上,就会苦不堪言,拼命地跳摆,只要还剩一口气,便不会停止挣扎。同样,我们无论有什么样的身份、什么样的地位,最后接近死亡时,也是这种痛苦状态。

有些人在生病时叫苦连天,面临死亡或者感情受挫时,那种痛苦的表情,真让人觉得非常不忍。然而,对懂得轮回痛苦的人来说,今生中再怎么痛苦,与地狱的苦比起来,也是微不足道的。假如连这一点苦都受不了,那我们无始以来造了如山般的自性罪和佛制罪,由此引来的地狱众苦就更不用说了。假如平时连生病感冒、半天没吃饭、别人说坏话都受不了,一旦来世堕入寒热地狱、孤独地狱、近边地狱,那时的畏惧痛苦又该如何忍受呢?龙猛菩萨说过:“假设听到地狱的痛苦情景,看到描述地狱的图画或造型,都会生起难忍的恐怖,更何况亲受地狱之苦了。”

当然,每个人的死亡状况不尽相同。但一般而言,大多数人特别害怕死,一直声嘶力竭地喊着:“医生救救我,上师救救我,我实在不愿意死啊!”但是死到临头也没有办法。

其实,古人对死亡是有所认识的,如孔子的《论语》、庄子的《秋水篇》里都提到了对生死的看法。与世间凡人相比,他们对死亡看得很淡,亲朋好友死的时候,他们载歌载舞,自己接近死时也是坦然面对,这是他们的一个优点。但这种面对方法,实际上解决不了大的问题。如果具有修行的境界、开悟的境界,生前为来世积累了许多福报资粮,倒是可以做到所谓的“不愉生,不畏死”。但他们对死亡的态度,只不过不害怕而已,解脱轮回的境界根本没有。

作为修行佛法的人,死的时候不应该这样:前段时间有一个癌症患者,在附近县城的医院里,于众亲人的围绕中,不断发出惨叫声而离开了人世。尽管众生的业力不同,有些人死时确实特别痛苦,但一般来讲,修行人倘若知道自己该死了,再怎么伤心、再怎么痛苦也没有用。

所谓的死,只是在轮回的漫长旅途中换了个角色而已,而不是永远地消失了。以前的古文化中也说,生命和身体的形态只是暂时的借用,其思想还会延续下去,不是像火熄了、水干了一样,什么都没有了。若能懂得这一点,死亡来时也用不着痛苦。即使晚上睡觉有点痛,但明天还可以醒过来,或许明天身体更好一点;即使现在要死了,也没有必要太难过,可能下一辈子的身体更结实,不用天天打针了。

印度的扎嘎达姆扎论师说过:“我们的身体只是暂时借用的东西,在它未衰老也无疾病时,一定要利用它去精进修持善法,这样一旦遭到病痛死亡,就可以有不惧怕的把握。”以前的高僧大德们,一辈子都在为死亡做准备,可是现在的世间人并不是这样,无论是明星、领导、国家总统,生前逍遥度日,从不修行,最后送到医院里时,面如死灰,一点生气也没有。

因此,我们生前就要为死亡打好基础,若在安详清净的状态中离世,来世的结生也会趋往善趣。有些教言中说:“人死了以后,看整个面孔即可了知其来世。倘若面目狰狞恐怖,尤其是睁着眼、张着嘴,说明此人将堕入恶趣。”有些尸体特别可怕,让人看都不敢看。我去过汉地一些居士家,人死了以后,脸都不盖上,这样不太好,如果他的眼睛一直瞪着,你坐在那里也不是特别舒服。因此,以后不管是别人的尸体也好,自己的尸体也好——自己的尸体由自己盖,拿块布把脸蒙上(众笑),按藏传佛教的习俗,死后马上要用布盖上。如果尸体的脸色很正常,皮肤也比较洁白,有很多清净之相,说明他会投生善趣。因此,人的死相、临死的状态和尸体的面目,都可以判断其来世的方向。

总之,死亡在每个人的前面等待着,我们怎么样面对?应该心里有数。

——《入行论广释》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几个字,治好抑郁症
你的好,不是因为好看
上师念诵:大自在祈祷文20遍
什么是念珠?
禅定的五种障碍
轮回的本体与人的心或灵魂有什
家里佛堂与居室不分的,怎么解
如何理解人生遇困求助于算命的
如何处理同事之间的矛盾?
“罗斯顿醒悟得太迟了”
上师念诵:大自在祈祷文20遍
几个字,治好抑郁症
居士违犯戒律可念哪部经忏悔?
有一种修养叫“都是我的错”
长得丑,一般真怨不上父母
跟上师见面机会很少该怎么办?
什么原因造成修行不成功?
你的好,不是因为好看
这不是鸡汤,是你日复一日的迷
令自心恒常快乐的秘诀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