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能相信呢?我竟然落到和蚯蚓为伍的地步。

三天前,我在一个花坛边散步,太阳非常好。我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亮晶晶的足印,映着柔和的阳光,反射出一道道彩色的光芒。我边走边回头望,心里涌上阵阵激动,觉得自己好似在做一件艺术品。——行为艺术,我骄傲地想。

正在这时,我被两只细瘦的手指头拈了起来,是一个小男孩。“一只蜗牛,”他说。“是蜗牛先生!”我摇动触角气急败坏地纠正他。他看了一会儿我,站起身来。

我在男孩的手心里东摇西晃,哦,这真是一趟糟糕的旅行。终于,我们来到郊区一幢简易的屋子前。

这是什么声音?争吵,喧闹,女人的哭声,男人的骂声,杯盘坠地破碎的声音,还有一股刺鼻的酒气。

糟糕的行为艺术!我摇动触角忿忿地说。

男孩悄悄退出去,来到田野边。他摊开手心瞧着我,我正要抗议他那汗津津的小手差点儿把我憋死了,忽然看到一张被眼泪弄花的小脸,原来他一直在无声地哭泣。

“你不会喜欢我家的,肯定。你走吧,我也会离开的,我爸爸是个酒鬼。呸!他不配做我爸爸。别以为我是胆小鬼,我舍不得妈妈。但我早晚会离开的,早晚。”说完,他把我放在一棵青菜旁,连“再见”也没说就大步走了,再也没有回头。

我茫然地望着他瘦小的背影,一只蚯蚓擦着我的肩膀爬过去了,天正黑下来。

【原创声明】  

本文为智悲德育网莲花编辑部约稿,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文章来源:智悲德育网莲花原创。不得任意加注版权所有,不得随意增减内容,未经许可不得商业使用。

来源:智悲德育网莲花编辑部约稿
作者:气定神闲

下一篇:08、城堡里的丑女孩
上一篇:06、小苍蝇和盲女孩
目录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[入行论广解]影子在笑,自己
[入行论广解]带箭文殊
[入行论广解]盘圭禅师调伏暴
[入行论广解]云登桑布法王看
[二规教言论]智慧要成熟起来
[入行论广解]人死唯有业相随
[入行论广解]死亡随时都会出
[入行论广解]入行论广解故事
[入行论广解]数论外道的来历
[入行论广解]神造人的故事
[入行论广解]不肯放手的猴子
[入行论广解]影子在笑,自己
[入行论广解]阿罗汉小驼背业
[入行论广解]证悟空性,戒体
[入行论广解]野鸡听法转生人
[二规教言论]黄檗禅师思母报
[入行论广解]入行论广解故事
[入行论广解]不懂无我无常,
[入行论广解]我就是那个喜剧
[原创]一个基层佛法宣传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