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好,我叫陈培,来自北京大学。

我学佛的时间不长,才疏学浅。所以我不讲佛理,只讲故事,三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,与大家分享。

第一个故事其实不是故事,而是事故。7月11号毕业典礼,12号我就飞到泰国,13号、第二天的傍晚就出了车祸。医生直接问我什么时候回国,那一刻我惊呆了:怎么一切还没开始,就结束了?

这次出行,原本计划一年,甚至更久。第一站是咱们世青会,第二站是在泰国缅甸过雨安居、做短期出家的修行。

记得飞机穿越云层、滑过佛国的上空,看着低下整整齐齐的稻田、河流与庄园,我被这不远万里的行程所打动,脑海中蹦出一个词“随法行”。这真是一个宏大的意境!可这宏愿怎么刚刚开始,就戛然而止了?

不,我暗下决心,就是骨折,打上石膏也要如期参会。

最后护士惊喜地告诉我——没有骨折!我可以留在曼谷养伤!这真是不幸中之万幸。如果撞向的不是山体的一侧、被藤草缠住,而是栏杆和山崖那侧,或许那儿就成了我最终的归宿。所以当时从砸在身上的摩托车下面挣扎爬出来,挂着几乎残疾的胳膊,我首先双手作揖、拜向四方,感念这一方山海佑护,感念佛菩萨佑护。

一位同修说,当你发心修行的时候,许多障碍会来,这或许是上天的考验吧。

也或许是过去世的不善业,在这一天果报成熟;

也或许是上天用一个小的灾难、避免了一个更大的灾难。怎么讲呢:

有两个仙人旅行,投宿在一个富人家里。但这家人并不友好,没有把多余的房间给他们住,而是在冰冷的地下室找了个角落。当他们铺床的时,老仙人发现墙上有一个洞,就顺手把它修好了。

第二天晚上,两人又到了一户穷人家里。这对夫妇非常热情,把仅有的一点食物拿出来款待客人,还把自己的床让了出来。第二天早上,他们发现农夫妻子和孩子在哭泣,原来,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——一头奶牛死了。

年轻的仙人觉得非常不公平,他质问老仙人为什么会这样。“第一个家庭什么都有,您还帮他们补墙,第二个家庭如此善良,您却没阻止奶牛的死亡。”“有些事并不象它看上去那样,墙洞里有他祖传的金子,但主人被贪欲所迷惑,不愿分享他的财富,所以我把墙补上了。昨天晚上,是死神来召唤农夫的妻子,而我让奶牛代替了她。”

有些事并不像它看上去那样,无论车祸也好,人生的境遇也好,很多的灾难,很多的不如意,也许并非如此。冥冥之中有一股更高的力量引导我们前行,它叫业力。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,那都是唯一会发生、也必然会发生的事,它既非好也非坏,它要教会我们一些东西,而我在等待实相。

第二个故事依然发生在医院,为什么呢?因为我有一颗大心脏,遗传。

六月份,疾病发作,直接从门诊转到急诊。在阜外这间著名的心脏病医院,来来回回的救护车和担架,所有人都有的陪,只有我,是一个人。

一手捂着心口、一手抱着病案,当我几乎踉跄着办完手续、坐到大夫面前的时候,当护士抽完一管管静脉血、又抽动脉血的时候,当我痛的毫无知觉、像一只绵羊等待心肌梗塞结果的时候,当我看到人来人往的生命,都有人陪同的时候,坐在候诊室,毫无征兆的,我泪流满面。

我问自己,怎么了?真的只是疼吗?

不,是委屈。

我又问,委屈从哪里来?

早年的记忆之门被打开,父母早早离异,只要生病,就会被推诿,有过虐待、有过遗弃,有过吼骂、更多的是淤积,记忆从过去很多很多年一幕幕翻开,那些画面,眼泪安安静静地往下掉,一颗一颗的,整个世界突然就空了。

我忘了我在什么地方,我忘了我在经历什么,我忘了这是何年何月何地,

这时候,我感受到了我的呼吸,我对自己轻轻唱起了药师佛心咒:喋雅他嗡贝堪则贝堪则玛哈贝堪则喇杂萨目嘎喋梭哈

我再问自己,你看到了什么?

我看到了痛苦的背后,原来永远都是对父亲和母亲的执著。幼年的执著、成年的执著,渴望关注的执著、病中求爱的执著、贪图亲缘的执著,竟如出一辙,我从来没有成长。

我看到了生老病死的实相,如果不能舍离生死,就永远停留在对死亡的恐惧之中。我怕的,不就是一个死吗?

当我睁开眼,看到来来往往的担架和轮椅,我似乎能看到,在生死的路上,没有人推着你,只有你自己。惟有修行、惟有你。

今天来到清莱、来到清迈,我要缅怀一位尊者——阿姜曼尊者。他在泰国的土地上,开创了森林道场。

年迈的尊者曾经胃痛复发,甚至便血,无法进食,所有的药物都失去了疗效,眼看身体和意志力都越来越虚弱。他果断决定:停止服药,放下对身体的执着。

他告诉自己:“如果我被这些痛苦所挫败,当四大分离、痛苦粉碎我的防线时,我还有什么希望?”

阿姜曼尊者开始进入法力的禅思。

不再关注疾病,不管它是否会摧毁身体。色、受、想、行都被带到念住和智慧面前,以最平稳的心,做无情地析解,锤炼奄奄一息的心意。当心能够真正认清五蕴的性质,当执取的痛苦充分显现,疾病全部消失,心意撤入绝对的、不动摇的专一之境。

生命的执着被舍弃了。在这个山洞里(沙里卡洞),他证得阿那含果。

生老病死,如你如我,如果有一天,我们可以放下对身体的执著,所有的疾病都消失了它的名字,连执取都无处可依,我们才可以安然地接受它所呈现的本来面目吧,这或许才是获得心的自由。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人生三不要
被财富占据的心灵
你陪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
996算什么?我家孩子早就6
渔歌子·梅
莫忘来时路
写给琦琦的一封信
感受汉字之美
妈妈
请让自己慢下来
人生三不要
莫忘来时路
教养的芬芳
996算什么?我家孩子早就6
感受汉字之美
你陪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
写给琦琦的一封信
兰心悠远逸琴弦
假如给我三天黑暗:第一天
被财富占据的心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