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燕人畔,(1)王曰:“吾甚惭于孟子。”(2)

陈贾曰:(3)“王无患焉。王自以为与周公孰仁且智?”

王曰:“恶!是何言也?”

曰:“周公使管叔监殷,(4)管叔以殷畔。知而使之,是不仁也;不知而使之,是不智也。仁、智周公未之尽也,而况于王乎?贾请见而解之。”

见孟子,问曰:“周公何人也?”

曰:“古圣人也。”

曰:“使管叔监殷,管叔以殷畔也,有诸?”

曰:“然。”

曰:“周公知其将畔而使之与?”

曰:“不知也。”

“然则圣人且有过与?”

曰:“周公,弟也;管叔,兄也,周公之过不亦宜乎?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,今之君子过则顺之。(5)古之君子,其过也如日月之食,(6)民皆见之;及其更也,民皆仰之。今之君子岂徒顺之,又从为之辞。”(7)

【注释】

(1)燕人畔:畔通“叛”。齐攻占燕国后,有亡燕的意图,引起诸侯的不满,赵国与燕人合谋迎立流亡在外的燕王哙庶子职为王,与齐国相对抗。

(2)甚惭于孟子:孟子在齐灭燕后曾劝说齐王行仁政,见本书《梁惠王下》。齐王没有及时听取孟子的告诫,以致燕人背叛了齐国,所以他说“甚惭于孟子”。

(3)陈贾:赵注云:“齐大夫。”

(4)管叔:名鲜,周武王的弟弟、周武王灭殷后,封纣的儿子武庚禄父为诸侯以延续殷的世系、治理殷的遗民,并将弟弟叔鲜、叔度封于管、蔡以监视他。周武王去世后,继位的成王年幼,周公摄政,管叔、蔡叔认为他有篡位之意,便与武庚一起作乱。周公奉王命进行讨伐,杀了武庚与管叔、放逐蔡叔,平定了叛乱。

(5)顺之:赵注云:顺过饰非。”

(6)其过也如日月之食:《论语·子张》云:“子贡曰:‘吾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过也人皆见,更也人皆仰之。’”此处之“古之君子”似指子贡。

(7)辞:朱熹《集注》云:“辩也。”

【译文】

燕人背叛齐国,齐王说:“我非常有愧于孟子。”

陈贾说:“大王不要忧虑。大王自以为与周公哪个更仁而智啊?”

齐王说:“呀!这是什么话?”

陈贾说:“周公指派管叔监视殷人,管叔却率领殷人叛乱。周公如果预知而指派他,是不仁、不预知而指派他,是不智。仁、智连周公都没有完全做到,何况大王呢?请让我去见孟子解释这件事。”

陈贾去见孟子,问道:“周公是怎样的人?”

孟子说:“是古时候的圣人。”

陈贾说:“他指派管叔监视殷人,管叔却率领殷人叛乱,有这回事吗?”

孟子说,“不错。”

陈贾说:“周公指派他时预知他将会叛乱吗?”

孟子说:“不知道。”

陈贾说:“那么圣人也有过失吗?”

孟子说:“周公是弟弟,管叔是哥哥,周公的过失不也合乎情理吗,古时候的君子有过失就改正,现在的君子有过失却只管错下去。古时候的君子,他们的过失如同日食、月食一样,民众都见得到:当他们改正时,民众都仰望着他们。现在的君子非但只管错下去,还随着过失为之辩护。”

【段意】

齐国攻占燕国后二年,燕人拥立燕王哈的庶子太子平,是为昭王(前311—前279年在位)。齐军由于没有能得到燕国民众的支持,不得不撤了回来。因为盂子在齐国战胜燕国之初就提醒齐王,如不施“仁政”,就不能保持已取得的成果(见本书《梁惠王》篇),所以,齐王在此时觉得有愧于孟子。大臣陈贾不仅不劝说齐王检讨自己,反而想通过“圣人也有过失”的事实强为齐王的错误辩解,这种不实事求是的恶劣态度,理所当然地遭到了孟子的驳斥。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字写的好不好,居然这么重要!
父母对我不好,为什么还要我孝
家人去世了,要怎么做?
《大学》传世名言,句句经典
小窗幽记:唤醒梦中之梦,窥见
人胜我无害,我胜人非福
清明节
小窗幽记:如今休去便休去
《论语》第七篇:《述而》二十
每日国学: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
字写的好不好,居然这么重要!
这些书,最好不要看
张英七字家训,福荫子孙
父母对我不好,为什么还要我孝
家人去世了,要怎么做?
《大学》传世名言,句句经典
话说多,不如少
咀嚼菜根:恶不即就 善不即亲
道生于安静,德生于谦卑,福生
清明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