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子贡问曰:“赐也何如?”子曰:“女,器也。”曰:“何器也?”曰:“瑚琏(1)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(1)瑚琏:古代祭祀时盛粮食用的器具。

【译文】

子贡问孔子:“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

孔子说:“你呀,好比一个器具。”

子贡又问:“是什么器具呢?”

孔子说:“是瑚琏。”

【评析】

孔子把子贡比作瑚琏,肯定子贡有一定的才能,因为瑚琏是古代祭器中贵重而华美的一种。但如果与上二章联系起来分析,可见孔子看不起子贡,认为他还没有达到“君子之器”那样的程度,仅有某一方面的才干。

上一节:《论语》第三篇:《公冶长》三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五十九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六十五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七十三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五十一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七十五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四十六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七十二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八十八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七十四
咀嚼菜根:以德御才,德才兼备
八首佛性诗词,一首一境界
每日国学:人生十年曰幼
《孝经》开宗明义章第一
每日国学:毋不敬,俨若思,安
《朱子家训》译文
《千字文》讲记(刘宏毅)
每日国学:象日以杀舜为事,立
《漫谈弟子规》节选一百五十
好仁者,无以尚之
五千年文明沉淀出的大智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