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法的时候,要都摄六根、一心专注。有些人耳朵听着讲法的MP3,眼睛却在看电视节目,这是不可能接受法义的。所以,我们建议听法的时候,一定要尽量把琐事全部处理完,空出时间专心致志地听,最好不要有各种打扰和影响,如此学习佛法从传承上和理解上才会圆满。

下面以比喻进一步说明,闻法时心散于外境有诸多过失。此处主要是从五根识贪执外境来讲的,当然,这并不是非常严格,因为按因明的观点,眼耳鼻舌身五根识,其本身不会有分别念,但依之可以产生分别念。不过这里并没有严格地区分,只是依循世间说法——“我的眼睛贪执美色”、“我的耳朵贪执妙音”,从没有细致观察的角度,阐明五根识耽著外境的过失。

一、眼识贪执色法:

眼睛接触美好的色法时,如果耽著而生贪心,就会因贪心造业而在轮回中无法解脱。死后不但不能投生善趣,反而会转生为飞蛾,由于以前的习气使然,夜晚时看到美丽的灯火,依然想拼命追求,便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……其下场只能是自取灭亡。

关于飞蛾扑火,当代有些科学家解释为,飞蛾在夜间飞行时,依靠月光来判定方向,这类似于一种“天文导航”。它看到灯火时,错误地认为是月光,按本能使自己同光源保持固定的角度,于是只能绕着灯光打转转,直到最后精疲力尽而死去。还有一种说法是,飞蛾有一种趋光性,“扑火”就是这一习性的真实写照。

但这些说法都不承认前世的习气。其实今生中特别贪执美色、喜好打扮的人,来世必定会转生为飞蛾。原来有个堪布在一个城市里讲经说法时,要求大家不要特别喜欢打扮,不然变成飞蛾就麻烦了。据说听完那节课后,有一群美女再也不敢打扮了。

二、耳识贪执声音:

倘若耳朵耽著美妙的声音,也会导致祸患无穷。就像獐子、鹿子等野兽酷爱琵琶声,这种习气被猎人所利用,最终使它们毙命在毒箭、猎枪之下。

其实,很多好听的声音只是刺激耳根而已,没有什么真正的实义。但有些众生贪执声音特别可怕,假如这方面习气比较重,来世若得不到人身,很可能变成耽著乐器的旁生。有时候守在一些乐器旁的蟑螂、老鼠,前世也许就是非常出名的歌手。

以前我讲过,塔尔寺有位著名的蒋扬夏巴上师,他有一次被请去超度亡灵,死者生前是名扬一方的歌手。在超度的过程中,他念了很长时间的往生法,表情好像不太好,到了下午,他突然开始唱情歌,唱完后再念往生法,最后作了回向。在场的人对此大惑不解。回去后,他的弟子大胆问他为何会有这种举动,蒋扬夏巴答道:“真是可怜啊!我今天以神通观察,亡人的中阴身被他方的歌声所吸引,我怎么样勾召,她也不愿意回来,只好投其所好,用歌声来吸引她。由于我的声音比较好听,当她对我稍有兴趣时,我马上将她的心与自己的心观为一体,然后念往生法,超度了她!”

现在很多人也特别爱听音乐,在我们道友当中,这种人也不在少数。原来我们区下面有一个道友,每到中午,他就一边炒白菜,一边开个破收音机,放各种很难听的歌(现在好像没有了)。他可能有特殊的耳根吧,那些声音除了刺激耳朵以外,根本一点也不好听。但他喜欢得不得了,就算是做饭,也非要放一些音乐来当佐料,觉得这样对身体有利。

如今个别人有这样的说法:听课的时候,最好是放一个轻柔的背景音乐,比如古筝什么的,不要太大声,这种感觉十分惬意。可是你的心若真被佛法所吸引,怎么会需要这些世间音乐呢?每个众生的意乐确实不同,但闻法、修法的时候,我们的心必须要专注,没有必要贪著其他声音。

三、鼻识贪执芳香:

鼻子耽著好闻的芳香,其实过患也比较大。现在很多人特别喜欢芬芳的气味,拼命地在身上涂各种各样的香,走路经过你的身边,一阵香风扑面而来,你也不得不停住往后看一看。昨天有个国外来的道友,见我的时候说:“上师对不起啊,我身上喷了妙香。”我说:“妙香的话不用对不起,应该感谢你。”但如果天天往身上、衣服上喷妙香,旁边有些人可能感觉舒服,有些人也不一定。

假如你一直耽著好闻的芳香,就会像贪执香味的蜜蜂,最终缠死在花丛中。《莲苑歌舞》中的金蜂达阳、玉蜂阿宁 ,大家应该记得吧,阿宁就是因为贪执香味,以致缠死于花瓣中。华智仁波切通过描写这两只蜜蜂的爱情故事,开示了甚深佛法的修行次第,其所述与《大圆满前行》的修法相似,法王如意宝也讲过其中的加行修法。

记得当时法王如意宝刚讲完《上师心滴》,那天是2001年藏历四月十六日。于圆满之际,上师告诉沉浸于无比法乐中的弟子:“前些日子,于光明梦境中,我见到了麦彭仁波切。麦彭仁波切叮嘱:在传完《上师心滴》之后,应传授《大圆满前行》。当时我心想:目前情形不太好,我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要圆满传授《前行》这么长的法,恐怕有些困难。于是请求:能否改为传讲《开显解脱道》,或《莲苑歌舞》中所述的加行?麦彭仁波切开许了,之后我便发愿传讲十万遍《莲苑歌舞》中的加行修法。”上师又说:“现在短短的人生中,我不一定能完成十万遍,所以我将这个任务付嘱给你们,你们每个人都要讲,只要有十万个人听的话,我这个发愿就圆满了。”后来我在课堂上也讲过一次,讲记可能收录在《妙法宝库》中 了。不过在圆寂之前,法王还是将《大圆满前行》完整地传授了一遍。

我经常这样想:麦彭仁波切以智慧幻化身摄受法王,要求讲完《上师心滴》后传授《大圆满前行》,可见《大圆满前行》是传承上师赐予的非常非常甚深的教言,从各方面的缘起来观察,后人依靠《大圆满前行》的确是获得了极大利益。

上师如意宝在1997年为自己拟定了四年传法计划,第一年讲《百业经》,第二年讲《入菩萨行论》,第三年讲密宗总说《大幻化网》,第四年讲《上师心滴》。整个四年圆满以后,又传讲了《贤愚经》和《大圆满前行》。我独自一人坐在屋里时,经常思维上师如意宝的一生,尤其是他老人家晚年的教言。上师最后讲了《大圆满前行》,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好的缘起,希望道友们这次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对待。

以前我也发愿讲一千遍还是一万遍,这次应该能完成。虽然我不是讲了这么多遍,但每个人的耳边都听了一遍,有这么多人听的话,从耳根的侧面来安立,说我没有讲是不可能的,肯定有一千或一万遍以上了。

四、舌识贪执美味:

假如贪执一顿饭的美味,比如特别爱吃山珍海味、美味佳肴,那就会像鱼儿被饵料所诱,最终钓在铁钩之上。

现在城市里的人对饮食十分讲究,成天津津乐道的就是某某馆子里这个好吃、那个好吃,看到一个动物,不管是陆地上的,还是水里的,首先想的是它也许好吃、如何新鲜,这样的话,所造的业非常可怕。下一辈子你很可能转生为动物,而那些动物转生为人,到时你就会成为他们热锅里的美食。

五、身识贪执所触:

印度的气候特别炎热,大象到了中午会成群结队地去湖泊洗澡,只是为了身体清凉,有些大象深陷淤泥爬不上来,以致活活被溺死。同样,我们如果贪执柔软舒适的所触,也会像这些大象一样,最终丧命于欲望的泥坑之中。

现在很多人天天想的就是:这件衣服如何细滑、那里按摩如何舒服……还有些人为了身体白皙动人等去洗黑泥澡,四川连公共汽车上都在打广告,只要广告打得成功,人们就觉得肯定很好,对身体接触方面特别重视。众生有时看来的确可怜,如果没有造业,希求皮肤好、身材好倒不要紧,但之所以如此,就是为了吸引异性,在这方面造了许多贪爱的业,以及其他种种可怕的业,真的没有必要!

除了五根识贪执外境外,《窍诀宝藏论》中还讲了意识对外境的贪著,如云:“意为法欺如骆驼失子。”心若迷恋诸法,对男女、财物执著不舍,必定会被法所欺诱,就像骆驼痛失爱子,以致肝肠寸断,最终丧身于迷恋爱子的痛苦。

因此,我们对眼耳鼻舌身意这六识的对境,不要特别去执著,一旦产生执著,则要马上认识到这是堕入恶趣之因,依靠正知正念来对治。原来有个教授在演讲时说,汉传佛教出家人所穿的草鞋,前五个趾头露在外面,脚后跟也露在外面,这是断除六尘的象征。如果这样的话,那印度好多姑娘不要说前后,中间基本上也都露在外面,或许是断除所有对境的象征吧。不知道经中是否有这种说法,我对汉传佛教的了解不敢说很权威,有没有这种说法也不太清楚。不管怎么样,出家人一定要断除对色声香味等的耽著。当然作为欲界众生,完全不耽著是不可能的,在没有得圣者果位之前,不吃饭、不睡觉,一切对境都抛弃,这有一定的困难,但最起码在修行时、听课时,不要边贪执五欲六尘边求佛法,只有全心全意地投入,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最关键的是,无论听法、传法还是修行,都应该断除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世分别念——不要对过去的经历浮想联翩,不要对现在的事情以贪嗔痴扰乱自相续,不要对未来的事情妄想不断。当然,传法的时候很容易断除这些,除非你引用过去的经历作为公案,否则,心若没有专注于所传的法义,而是一味地想着过去、未来,嘴里不一定讲得出来。但听法的时候还是要注意,有些人身体在经堂中听法,心却早跑到城市里搞非法了,正如藏地俗话所说:“人在寺院里,心在城市中。”这是对假和尚的一种讽刺。或者一边听佛法一边对未来进行计划,这些对听法都有极大的影响。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受了戒的学佛人用不着怕鬼
究竟是空还是有?
解脱之路就在这里!
世间法与出世间法的圆融?
天人最终也要感受下堕之苦
修心是一门技术
一声阿弥陀,无量诸功德
跟随上师的脚步做好一名合格的
是时候从“三界棋局”中苏醒了
再忙也不要忘了家人
《心经》的殊胜加持
四臂观音修法仪轨
生生世世摄受愿文
《心经》修法
不要总认为示现无常的是别人
解脱之路就在这里!
有些行善之人为何一贫如洗?
为何要多看佛法书?
受了戒的学佛人用不着怕鬼
究竟是空还是有?